待到他日重逢,我们相扶无泪,好吗?
发布日期:2018-04-27 11:11:44 访问量:74

#如果再见一面#

告诉我,你不走了。

在忙于“生”的那么多时月年岁中,你是否有那么一瞬间去思考:如果生命到了它该离开的时候,我将如何待它?

至执笔此时,我还没有死过的经验,但手边的一张四人合影照片上,而今已独我一人在世。照片是在2016年夏季一场京城城中的画展上照的,我们四人中其余三人也不尽相识,只是都皆为我的好友。照片的背景是一幅现场展览画作,站在艺术品前的我们全都穿得花红柳绿,兴高彩烈。

2017年3月至6月间,照片上的三位好友相继以不同病因离世。由此,开启了我对生命死亡离别体验的一扇奇特的大门。2017年6月至8月,短短不足两月间,我经历了大大小小十八条生命的生死历程与告别。那段时间里,几乎每隔几天我就收到一个关于生死的消息,其间有至亲的揪心离世,有密友的生死一线,有爱宠的险遇不幸。。。甚至当我正在参加亲人的葬礼时又收到好友离世的消息,或者是两位亲友的葬礼日期重合,我只能选择去送别其中的一位,但,我真的很想都去。

当生命的告别实实在在地摆在面前时,原来,它是那么得疼痛,我是完全被击中,茫然,不知如何对待它和自己。唯有体验过,才知晓生死别离课题的意义,而这世上有多少人,便会有多少种对生死的体验,因为它是极个人化的,谁也不可能真正替代他人的体验感受。

禅宗有这样一则公案:一位母亲怀抱重病的患儿求救于得道高僧,期许高僧施以仁爱及医术求小儿一命。高僧认真地查看了母亲怀中的病童后说,此病唯有民间偏方可医。现在你快去城中找到一家未有亡故者的人家,求得这家人给你一颗豆带回来煎水服之。于是,母亲抱着病儿在城中挨家问询,但直至太阳落山也没有找到,再看怀中病儿早已悄然死去。母亲悲痛欲绝。

返回寺院斥责高僧欺骗她,根本没有一家从未死过人的人家。高僧说,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真相。

是的,与“生”一样,“死”只是生命一体两面的组成部分,与“生”一样的常见与频繁,只是人类自古欢聚伤别,对应出悦生惧死。死亡是生命的终极告别,对此,我们有着太多的情绪,可能是恐惧,可能是悲痛,可能是不舍,可能是担忧,去体验这些会有很多不舒适,于是,在生的过程中,我们总会认为是死亡的存在才让这些情绪发生的。不,死亡仅仅是与生相同的生命存在,它的重要是人们赋予其太多关乎生命离别的认知及态度。

你如何看待生命,便会以何种态度应对死亡的离别。

死亡,是我们一生都需要学习的离别功课,它照见到我们该怎样对待“生的相聚”。那么,我们到底要以何种态度面对生命的终级告别?究竟该如何与它相处?记得一位心理学大师说过:亡人从来不会纠缠生者,都是生者依依不舍。如果我们不能以接纳离别的态度对待死亡,那么生的纠缠必定如影随行。我们要借由“死亡”来明白“生命”这件事:活在当下,永远是最尊重死亡的做法。

死亡是无法改变的,无论是对待亲友的死亡,还是最后自己的死亡,不管你多么努力,多么用力,终要面对。许多时候,死亡来得突然而且迅猛,容不得我们以平静的心境从容地对待它。此时,也需要清楚,令我们难以处理的并非死亡本身,而是对于离别的诸多未完及的遗憾。

春暖花开,又是一季人间四月芬芳的季节,我将埋一封长信于树下,给所有我去送别过,以及未及送别的已逝亲友,信中我要说,谢谢此生的相聚且陪伴,待到他日重逢,我们要相扶无泪,好么?

中国式的告别与几年,个中还有万花筒一样复杂与精巧的习俗说法与纪念方式,人们按照自己所相信的手段与道具尝试同逝者沟通,表达哀悼,没有人能够评说某个方法或某种祭物的优劣,但无论如何,那些成全施祭者的人,最后似乎也给自己换回了安慰与平静。

随着时代的发展,今天人们对待生死问题拥有更加开阔认知。除了我们对于“生与死”的探讨,我们想带来一种更直接的方式来链接这种情感。

在下面的视频中,Ubye佑拜将“生与死”这一哲学命题转化为影像来表现,希望通过下面这只意识流影片,能带来大家对于死亡的重新思考与解读。

Ubye佑拜一直坚信,远程祭扫与祭祀将成为生者与逝者之间更紧密的连接关系;一键呼叫、远程祭扫、殡葬一条龙等服务,都将成为便利、高效、放心的代名词,Ubye佑拜的服务也会随着需求的变化而不断迭代,最终成为生活过程中一个不被遗忘的部分。